·专家专栏
收藏

2013-11-27 第007期

李子勋

著名心理学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长期特邀嘉宾

关于生命 是个假定而生的观念

人类要重建对自然的敬畏之心,大自然蕴含智慧,人类智慧基本源于对自然的学习、跟随与模仿。假定生命真的是从大自然慢慢孕育、进化而来,那么,大自然是人类的母亲。如何更多地唤醒孩子的天赋才能,什么样的信息更能刺激孩子“胡思乱想”以利于知识系统的自组生成是每一个家长要认真思考的问题。

  第三个假定:生命是共用的意识场

  生命是开放系统,人类的意识可能是共有的,不同的生命系统存在一种共用意识场。科学家描述外星生物时通常会无意识地把它们看成是一种共有意识体,比如,外星人是靠意念与感应交流的,使用的是图形符号。人类需要通过言语来交流,言语是字码符号。由于个性文化的崛起,每个人都坚信自己是独立思考的,其实,共用一种语言就共用了一种意识。科学家认为宇宙是一种场,能量场与信息场,两者共一。

  记得诺贝尔奖获得者纳什说,有个记者让他把他创新的数学理论用500个字介绍给读者。纳什说:“每一个创新都需要新的言语体系,我可以用500个字把我的理论说清楚,但要大众读懂,其中80%的词汇需要解释,解释这些词汇又需要引申一些科学定理,这样最终会是几万字。如果大众理解新的言语体系就简单了。”那么可不可以说,任何发明也类似一种言语的重新构建呢?

  人类已知的场是电磁与引力,其实引力场本质上也是一种电磁场。生命也是一种电磁现象,人的精神活动、思想、意识如果也是一种电磁,那么人的意识之间会不会自然发生感应、相干、相嵌这样的效果?有精神分裂症特质的人担心自己的思想会被人偷走,或者别人的想法会闯进自己的大脑,如果事实果真如此,会不会开创一种全新的学习方式?

  当然,我个人认为共有意识是一种意识的深度与广度,不是具体的内容。科学观察大自然中迁徙的鸟、动物与植物的生长方式,它们似乎具有同一种意识,没有预设,没有口令,一切行为、情绪、欲望都那么一致。人类文明在不同的地理环境中同时发生,科学发明也常常在很短的时间内、在不同的民族与文化间同时产生。当一个人率先知觉到一种存在,如哥白尼的日心说,慢慢地所有人都能知觉到这种存在。尽管人类实际上是以地球为中心来感知这个宇宙的,人类的科学还只是针对地球引力场建立起来的科学,算不上是一种太阳系学问,但人们还是相信日心说。人类可能终其一生只能与地球打交道,是地球属性的一个微不足道的构成,但相信了日心说,对存在的感知也发生了改变。

  “众口铄金,积毁销骨”,你不得不相信一种惯常的思想与行为会构成一种制约人意识的意识场。人的存在受他人存在的干扰与影响。在中国,女人不坐月子会生病,西方女人从不坐月子也没有生病一说。这不是体质问题,中国人移民西方的第二代、第三代不那么需要坐月子,西方人移民到中国的第二代、第三代不坐月子又可能不行。意识场具有文化的区域差异,其原因也许是不同文化中对存在的解释构成人体质敏感的差异。

  不过,人类意识的族间差异是内容而非结构,意识结构指一种意识的广度与深度,或称意识能力,是全球人类共享的。这里说的意识与哲学家笛卡儿的灵魂与肉体二元论不同,是指人的自我知觉与现实知觉。意识是人体,尤其是大脑,在处理信息时的一种自动或主动的过程,知道自己是谁、来自何方,知道自己内心的主观世界是什么,同时也想知道自己为什么知道,哲学因此而生。

  哲学分类描述了人类不同的思维范式,结果也推广了这些思维范式,随之而生的共有意识延伸开去,所有的生命思维方式开始了趋同。生命是和合之美,共通的意识是和合的基础。

  从细胞生物学角度看,生命的每一个细胞都具有意识,每个细胞都有它的细胞意识。观察生命现象是医生的职业习惯,我一贯把生物科学看得比物理科学更重要。电子显微镜下有时候会看到身体里的细胞是自作主张的,它们仿佛从不受我们的主体意识、理性或者思想的影响。它们在身体里自行其是,很多疾病源于自体免疫行为,意味着自己的细胞与自己开战。在人体组织学层面,我们看到一类细胞整体的意识行为构成某个器官的生物学功能。从系统解剖学角度,我们又看到器官与器官之间那种协同性,看不到细胞、组织的那种自在性了。

  承认生命每一个细胞的自由意识也同样可以构成群体细胞(组织)的统一性特质,并与他种细胞组织协同而生成系统结构与功能,那么我们就不要忘记时时赞美身体的每一个部分、每一个细胞,哪怕是癌细胞。社会的构成类似于生命组织,个体自在的思想在现实他在的引导下同样可以形成坚定的统一行为。对社会组织来说,规定越少,环境越自由,行为规范越统一;规定与约束越细致,社会越容易紊乱。没有规则正是一种最高级的规则,自组比组织的约束能力更奇妙。

  科学家提出,细胞意识与皮肤意识可能比大脑意识更复杂,就人类的意识行为来说,到底是谁在思考,是大脑在思考还是身体在思考?皮肤是生命最大的器官,如果皮肤可以思考,那么生命科学就要改写。不过,爱自己的皮肤就是爱自己的终极表现。人们说爱自己、悦纳自己,很难界定这种爱是观念上的还是实质的,但看看人对自己身体的态度就可分辩。

  我说的皮肤不仅仅指人的表层皮肤,也指人体皮肤内陷的部分,如肠道、消化腺、呼吸道、生殖道,这些组织都是由细胞的膜(细胞皮肤)功能发展而成。活体生命只有两套系统,一是把外部吸收、化纳为自己,一是把自体分解、转化,排出体外。所以,爱惜皮肤不仅仅是穿柔软舒适的衣服,用好的护肤品,避免太阳暴晒或减少风霜雨露侵袭,更主要是呼吸新鲜的空气,饮食合理健康,享有愉悦满足的性爱。

  相信共有意识这个假定就会相信跟聪明人在一起会变得聪明,跟善良的人在一起会变得慈悲。生命都是个别,从另一个角度看,生命又不是个别,生命与生命具有同质性。在生物微观层面,构成生命细胞的基本成分与结构是相同的,如线粒体、胞浆、胞质、丝状物、染色体等,细胞间、组织间、生命间存在一种互换的能力。生命是一个开放系统,正如细胞膜分分秒秒都在摄入、排出、更新,细胞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在大学里,如果几个同学在同一个寝室待上四五年,他们会非常趋同。女性月经差不多会同时到来,男性的心性、爱好、胃口,甚至对女生的感觉会变得越来越相似。一只小狗从小养起,狗的性情也会跟主人雷同。生命是开放系统,你似乎独立地存在,同时,你的存在又受制于同时存在的他人、他物,你又不是独立的存在。

  生命置身于纯净的大自然中一定会发生些变化,若去过西藏的唐古拉山,在缺氧环境中你会获得敬畏与感恩,珍爱生命。西方人喜欢瓦尔登湖,它纯净、宁静、凝固、缓慢,去过的人生命的节率变慢,呼吸变缓,思想却在加深。大自然并没有刻意告诉我们什么,是因为你的在遭遇了它的在,彼此都被浸染,彼此因此而不同。宗教哲学家马丁·布伯写了《我和你》《人与人》两本书,叙述了一种同在理论,被后代人称为相遇哲学。你的在受制于他在,与什么人、物、环境同在决定着人的自我表达。

全文浏览>>(共计3页)

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