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专栏
收藏

2013-11-27 第007期

李子勋

著名心理学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长期特邀嘉宾

关于生命 是个假定而生的观念

人类要重建对自然的敬畏之心,大自然蕴含智慧,人类智慧基本源于对自然的学习、跟随与模仿。假定生命真的是从大自然慢慢孕育、进化而来,那么,大自然是人类的母亲。如何更多地唤醒孩子的天赋才能,什么样的信息更能刺激孩子“胡思乱想”以利于知识系统的自组生成是每一个家长要认真思考的问题。

  第四个假定:万物皆信息

  万物皆信息。新物理学认为世界是能量的,物质、生命、空间都由能量构成,物质是能量的一种聚合呈现。人类可以关注和感知的能量是一种存在,也是一种信息。与生命是开放的一样,信息也是开放的,从一个地方流动到另一个地方,与能量从高处弥散到低处一样。

  一个信息系统总在与别的信息系统交换、转型、演变,一会儿它聚集在那儿,它在,一会儿它又转化了,它不在了,成为非它。能量的特性也一样,所以信息皆能量。把一个圆形线条切得足够短,每一条看起来都是一条直线,正如人主观感受地是平的。中国道家讲阴阳,中医讲阴阳,风水讲阴阳。山顶是阳,山脚是阴,如果把山这个斜坡切得足够短,如建立一个从山脚到山顶的阶梯,结果每一个细段皆有阴阳。

  物质都有聚合与携带信息的能力,生命也一样。生命蕴含的信息系统越多,生命聚合的能量也越大,知识是力量,知识改变命运,这跟信息是能量暗合。相信这个假定你才会认同我在书中主张的育儿方式,要在合适的时间,按照合适的序列,为孩子导入合适的信息刺激,让孩子的心智饱满。

  信息的获取有点儿像营养学,不管你吃什么,如何吃,最终都会被分解为相似的营养素被身体吸收。食物的种类越多,获取的营养素就越全面。知识上的偏食与饮食中的偏食是一样的,全面地为孩子提供信息等于全面地为孩子提供营养,也是增强能量。要注意到成人与孩子接纳能力的差异,孩子需要更零散的(切碎)、流动的(软的)、混杂的(非系统)的信息,才能消化吸收良好。孩子也需要吃更多的天然食品(母乳—大自然自在信息),少吃人工添加合成的食品(奶制品—人类发明的知识系统)才能心智健康。

  混沌学强调初始状态,新生婴儿正好就处在一种生命的初始状态,对信息的采集和接纳都是迅猛直达的。婴儿对信息吸收不需要理解,需要的是感受,信息的强度是要关注的,越容易感受的信息婴儿越能吸纳。

  2岁以前,孩子能得到什么信息要看信息刺激的强度与信息重复的频率。医学猜想人体有近亿个脑细胞,初生时这些细胞未被激活,仿佛一群待命的士兵。当信息刺激产生的时候,一部分神经细胞会被激活,出现协同反应,8~12个细胞会组成一个神经反射丛(战斗小组),相同刺激的多次重复会固化神经丛的功能,此后终身只负责这个信息。复杂的信息会有多个神经反射丛同时协调作战,直到把外部信息转化为神经信号(电脉冲)供大脑皮层感知。若一种信息在生命发展中废用了,相应的细胞丛便停止工作,不再新陈代谢,成为大脑静止休眠的部分。

  儿童需要尽可能唤醒这些待命细胞,以扩大对外部世界的知觉能力。幼年经历过的信息与场景,即便意识与记忆没有了,那种熟悉感却是永远存在的。并且,如果有一天那些废用的信息变得重要,重新把握就比较快。例如,幼年时经历过绘画与音乐的熏陶,成年后这方面就具有一种天赋般的能力。如果幼年缺失了某些信息,成年后要弥补就非常困难,因为大脑中没有那些待命细胞。

  研究社会学的科学家认为信息是一种触媒,信息旨在建成或维持人的社会意识。对中国的新闻检查或者央视正面新闻,很多人不认可,其实这也是一种信息平衡与导向所必须,从这个角度看正当而且应当。社会管理需要信息论、博弈论、运筹学、权力学、结构与组织学,甚至流言与谣言学、建构理论学等,目的也是建立人们统一的价值观与社会行为。不过,这像走钢丝,力用大了适得其反,力用小了又没有效果。

  当今政府大力提倡反贪防腐,目的是要重建人们对政府的信任,但如果过于赘述这样的信息,反而会令更多的民众失去对政府的信心。在反腐的同时更多地赞扬好干部,并让廉洁的干部真正获益,才是可行之路。有一点是不错的,一方面鼓励民众监督,自由举报,一方面又加大对造谣陷害的惩罚力度,这样才能维持正常的社会秩序。社会伦理学有一句名言,“极度道德化导致犯罪泛滥,缺乏道德意识的维护与培养也是犯罪滋生的土壤”。我们教育孩子也一样,适度是重要的。过早的教育可能造成孩子学习动力丧失,放任孩子又会使儿童知识获取动力迟滞,这是两难。

  身处暴动与骚乱中的人会被无意识卷入,做一些违背自己道德信念的事情。对社会信息给予干预与引导必然是管理社会的策略。普通人会把社会认知建立在公平、公正、合理这样的基础上,重视真实。问题是,真实是一个多面体,人们可以看到什么样的真实呢?管理社会需要关注更大的、更真实存在的需要,所以社会管理认知必须建立在有效、平衡、取舍的基础之上,牺牲小我,维护大的群体。

  哈佛课堂上有一个视频《公平与公正》,讨论绝对的公平公正是否可能。一个驾驶失去控制的火车司机,面临一个选择:铁轨前面有5个工人在劳动,任凭火车开过去5个人会失去生命;在压过5个人之前有一个岔道,那里只有一个工人在工作,司机可以把火车改道开往那里,这样只牺牲一个人。问题是决定改道的人必须承担那个人死去的道德责任。因为那个人是无辜的,他本身不在事件中,是因为司机而被卷入这场灾难。任何改革政策都这样,会损害少部分人的利益,让多数人获益,不过,获益的人中总有一部分人并不知道感恩,也许还会产生更大的利益诉求,对改革不满,被损害利益的人却对改革者耿耿于怀,终身忌恨他们,这也是两难。

  有理由相信地球也是生命,也有情感与意识,看看弥漫在中国城市上空经久不散的雾霾,你会不会感知到这是自然发出的信息。厄尔尼诺现象是地球针对人类破坏自然环境的意识行为,还是自然变迁自身规律使然还不能简单而论。北京的空气非常糟糕,总是会让人浮想联翩,正如健康营养专家于康所言,我们成了“人肉吸尘器”。所有存在都是一种信息,那么,中国的空气质量异常是自然给人类传递的什么信号呢?

  密集的人口,高速扩张的城市,疯狂的商品经济发展与人类日渐膨胀的物欲,这是今天中国正在上演的戏剧,这出戏剧的剧名是《唐璜》还是《堂吉诃德》?它是对人类科技、经济、人口发展的一种戏谑性嘲弄吗?北京的上空一直有一个锅盖似的厚厚污染层,仅仅是风、沙尘、硫化物、汽车尾气使然,还是人口过于稠密招致自然的惩罚与愤怒?

  今天的育儿也越来越趋向于一种功利性行为,家长已等不及孩子的长大就竭力地教给他们社交、学习、挣钱的能力。大量的、赘述的言语与知识逼迫孩子们心智早熟,同时也造成心智的狭。一个有趣的谈论是科技、社会性行为、言语、知识发展是生命的进化还是退化,我相信科技发展是会导致生命系统功能退化的。人类越来越远离自然,不知道大自然为何物。西方谚语说,“揪着自己的头发,人离不开地面”,如今的情景是,我们揪着自己的头发没有飞上去,却又失去了可以栖身的土地。人类知识传承与教育的单一性与功利性,使得人类的孩子越来越像一种格式化建构的人,不再是自然人。

  本文来源于李子勋《早教的秘密》

全文浏览>>(共计3页)

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