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专栏
收藏

2013-10-21 第003期

李子勋

著名心理学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长期特邀嘉宾

平常心育儿 勿过度开发BB潜能

大自然有三个自然法则:相互依存(生物间循环利用)、节能、只取所需。养育孩子的时候,也需要明了这三个自然法则,尽可能地遵循一些自然的规律。比如让孩子明白人是相互依存的,不能独立存在;知晓节能的好处,不能过度开发孩子的生命能量;只取所需是大自然所有生命系统的一种核心本质,育儿也需要保持一颗平常心。只有这样,才有利于人类的可持续生存,与自然和平共处。

  大自然有三个自然法则:相互依存(生物间循环利用)、节能、只取所需。当然,大自然中还有很多法则。比如金字塔,生活在生物链顶层的生物种群数量最少,繁殖力最弱;弱势控制,最微小卑微的生物决定高级生物的生存与种群,如一种蕨类灭绝,靠蕨类生存的昆虫就灭绝,以昆虫或蕨类植物为生的小动物就灭绝,以小动物为生的食肉动物也灭绝;蝴蝶效应,地理与气候环境细微的变化,让某一地区的生物种类重新洗牌……

  养育孩子的父母一定要明了这三个自然法则,在引导孩子成长中尽可能地遵循一些自然的规律。人类的行为如果有一天回归到自然的三大法则,人类的可持续生存就不再是值得担忧的问题。

  不过,现在谈这三个原则还有些不合时宜,人类的发展还处在一个疯狂的、血腥的、竞争的时期,刚从自然中叛逆而出的人类,又怎么可能那么情愿地臣服自然呢。我们的孩子将要主掌并生活在未来世界,设想2040~2050年,也许是人类愿意重返自然,与自然三大法则和平共处的时刻。我们的孩子能否实现人类这一远大的理想,前提是需要有一些先锐的思想应该在孩子足够小的时候,就根植于孩子的内心。

  相互依存,人不能独立存在

  循环利用是生物间相互依存的基础。

  大自然从不生成多余的东西,生态循环里一种生命是另外一种生命得以生存的前提。看似天敌,实为相依。非洲草原上狮群的生存数量是由羚羊与野牛的种群数量决定的,捕食者依赖被捕食者。同时,被捕食者依靠捕食者来促进种群的健康与繁殖。没有天敌的生物繁殖快,种群大,失去生存的竞争力,会被自然淘汰掉。人类社会把这样的关系美化为顾客都是上帝,百姓都是爹娘,其实还是捕食者与被捕食者的关系。

  每一种生命都构成整个生态系统中重要的一环,没有多余的,它既是别的生物生存的产物,也是其他生命赖以存活的土壤。每一种生命的衍生物也是供别的生物利用的资源。人类曾经是自然生命发展中最重要的一环,但现在不是了,我们的衍生物很少能够为别的生物提供栖息之地,甚至人类的存在导致自然生命、生态、资源的破坏与耗竭,让众多的生物灭绝或濒临灭绝。

  人类的发展壮大改变了地球的自然环境—气候与地貌,人类创造的化学制品(塑料)、杀虫剂(敌敌畏)、化工原料(石油、苯)、建筑材料(钢筋、水泥)是所有自然生命都不需要的,甚至是致命的。人类的生存不再是任何生命和生态必需的一环,人类不构成自然生态,且独享着城市、道路、田园、河流,留住并驯养对人类有益的生物系统,无情地灭绝那些对人类没有裨益或者让人类感觉到威胁的生物系统,人类最终成了地球生物的再造之神。

  生物循环利用是大自然的法则,科技的力量让人类凌驾于大自然法则之上。

  我是国航的金卡会员,每年差不多飞行四五十次,从机窗外望去到处都是人类生活与活动的痕迹,遍地开花的城市让地球看起来满目疮痍。稍微平坦的地方都有人类开垦的土地与植被,破坏了生物自由竞争的环境。稍微像样的河流布满了水坝与桥梁,阻碍了鱼类的洄游与繁殖。网上公开课里有一个片子《人类消失后的世界》,1年、10年、50年、100年,人类的痕迹慢慢消失殆尽,500年抑或1 000年后地球恢复它原来的美丽,生物繁荣昌盛,生命多姿多彩。在自然的眼中,人是这个地球上多余的东西。

  节能,不能过度开发孩子的生命能量

  仔细想想,所有生命物种都是以节能的方式存在着,不管是微生物、生物、昆虫、哺乳动物、一棵草还是一片树,它们绝不浪费任何资源。很少有一种生物把所有的其他生物置于死地。比如说老虎、狮子,它们只捕杀那些看起来老弱病残的动物,一是为了节能,不耗费太多的能量去获得需要的东西,二是净化生物群体,一个生物群体中老弱病残的个体消失了,生物群会变得更加健康。东北有养鹿场,在没有天敌的情况下,生物群落越来越不健康,生育能力越来越下降。引入几只狼以后,鹿的繁殖力明显提高,奔跑能力增强,种群变得健康多了。

  人类不臣服于节能的自然法则,创造了一个可笑的意识—“生命在于运动”。我们当然可以说人类的祖先是非洲草原上善跑的种族,在没有天敌的现在,人类还是要跑,这个跑与生命的延续没有关系,是人类吃得太多,不把过多的热量跑没了,生命持续不了。

  我有个同事,16岁喜欢上长跑,不管刮风下雨,每天6点起来,跑10公里才回家吃早饭上班。她的生活方式很受人们的赞扬,毅力很强,工作的劲头也大。不过,这只是看起来美,刚过50岁,身体就不行了,关节、肌肉的疾病缠身,心脏也不好。过度的运动让生命早衰。

  生命的能量是有限的,好比一个储存能量的电池,人不能无限制地消耗它。生理医学说到的生命活力是食物的热量供给的,不过不要忘了生命还有一个重要的基本:人的精神与肉体是有限的。食物好比汽车(身体)的汽油(热量)与机械之间的润滑剂(营养),生命能量是汽车本身的耐用性。合理地使用车辆,汽车的寿命就比较长。出租车整天在街上跑,6年就报废了。人也不能整天都兴奋,没事就去跑跑,吃得多,睡得少,结果也像出租车那样报废得早。

  俚语云,“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食物给人充电,食物也让人早亡。我觉得儿童在成长过程中,适当地多吃一点儿、多运动一点儿可以刺激肌体功能发展,也好比给锂电池充电,开始的时候要充足,生命的潜能才能饱满。18岁以后,身体基本发育完成,饮食就不能过剩了。运动也一样,18岁以前多运动是发展肌体能力,18岁以后运动太多就成为消耗肌体的原因。

  生命需要节能,美国的心脏数理研究所认为人的心跳有一个恒定值,心跳慢的人活得长久,心跳快的人生命能量耗竭快,死得也早。这很像蜡烛,点得越亮,熄灭得越早。医学科学也认为人的关节功能不能再生,每一个关节都有一个恒定的磨损值,经常跑步、爬楼、登山的人关节功能退行得快。胃肠消化的功能也一样,吃得多的人胃肠消耗的能量大,衰竭的日子也会早些到来。过量的运动正是让生命缩短的原因之一。

  生命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节能,少吃、少动、少激动快乐、少欲望多睡觉的人,身体可能持续的时间也长。生命在于静止,慢生活也许是人们需要考虑的。相对来说,散步、高尔夫球、台球、游泳(蛙泳)、平静地交谈、节制地做爱、瑜伽、冥想、打坐、阅读、思考……这些对生命肌体与精神是节能的。不夸张地说,常发呆也是一种养生的方式。

  节能、低碳、绿色的生活是现代社会一种良好的生活态度。个高的人比个矮的人耗能,超过一米九的人少有上百岁的记录。

  中医说喜伤心,少年得志,青年成功的人衰老死亡得早。常年喜悦是不节能的,恋爱让人心跳加快,泛爱也会催人老。生活需要一些苦,中医说苦入心,苦可以保障心脏的健康。人的情绪也是一种能量,人不能太高兴,也不能太悲伤,这些都伤身体。保持轻度的愉悦,像嗅玫瑰那样的感觉就可以了。让高兴的情绪慢慢来,这样高兴才维持得久,如果高兴得太快,程度太强,人很快就失去了快乐,转为抑郁。

  在节能的原则下,人类的生活与审美可能要有革命性的改变。现在的建筑都是不节能的,大玻璃采光很明朗,室温却难以维持。上海世博会展现了很多节能的建筑,不用空调也能保持常温。现在人类是夏不热,冬不冷,违背了自然的规律,中国的空气污染燃煤采暖也是重要的原因。

  曲黎敏医生说,人在冬季身体要凉下来,营养才会有藏。夏季要热,让汗流出来,身体的毒才能消。中医源于道学,是按照节能的原则指导人们的生活的。其实空调与舒适的城市生活已经把人类身体的机能退行到弱不禁风的状态,再也经受不住大自然的风雨变迁与折腾。

  只取所需,育儿请持一颗平常心

  只取所需是大自然所有生命系统的一种核心本质,也应该是生命伦理的基本纲要。

  从伦理学角度看,人类是最无耻、最贪婪、最没有节制,也最喜欢多吃多占的生物。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中提到,理想的社会是一种各取所需、各尽其能的社会生活模式。空想社会主义思想家傅立叶也说理想的社会是按需分配,这些思想也许正来自只取所需的大自然生存法则。

  西方的基本伦理是个体行为以不影响他人利益为前提,尊重他人的权益,也尊重自己的权益。东方的伦理也有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这些伦理思想与只取所需、各显其能的自然法则是相似的。

  所有自然的生命系统都是按照只取所需的方式生存,它们既不随便消耗能量,也不囤积物品让同类忍饥挨饿。很少有捕食动物吃饱了还要继续杀戮,也不担心同类享用自己吃不了的食物。

  大自然中偶尔可见动物埋藏自己吃剩的东西,最可笑的是松鼠。松鼠总是把很多松子藏起来,不过很快它就忘了,反倒成为松树的传播者,形成物种相互依存的生物链。田鼠、蚂蚁、蜘蛛等小型动物也喜欢囤积食物,当食物丰盛的时候它们会囤积一些,不过是为了度过严冬与食物短缺的季节,囤积的东西在第二年食物多起来时刚好吃完。

  资产阶级社会制定的私有制让人类对财富的贪婪愈演愈烈,囤积物品的习惯也越来越普及。

  在杭州的企业管理者培训中,一位年近60的制造业老总说他有百余间房产、上亿的存款与资产,但他还是闲不下来,拼命地挣钱。我问他这么拼命是为了什么,他说为了孩子。问他有几个孩子,他回答一个。他说家里的资产够几代孩子生活了,但孩子一点儿都不珍惜。杭州有很多打工者没有住房,这位老总合法地拥有很多空置的住房,人类没有与人分享的欲望,也没有人人幸福,社会才幸福的意识。

  我有时会瞎想,在中国人口数巨大,资源又极其有限的状态下,实行有限私有制是可取的。

  一、取消遗产权,个人财产死后都要归还社会;

  二、对社会承担的责任、义务与自己拥有的财富成正比,这里不仅仅是说税收,还有富人的公民责任,一个城市如果还存在穷困的人,是富人的耻辱、富人的失职;

  三、道德高尚、公益心强、善良的人允许拥有更多的财富,无情地剥夺品质恶劣者、造假者、生产有毒食品与物品者拥有的财富。干坏事不仅要赔偿坏事对他人造成的损失,还要追加败坏社会道德、伦理、公平、信任的巨额罚款,以确保他们今生只能做穷人。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今天主掌社会财富与权力的人大多数不会崇尚只取所需的生存态度,贫困的群体想让富裕的群体这样做无异于与虎谋皮。

  中国社会由于亲情大于国法,人属于家庭的人,不是独立于社会的人,家文化,家天下,先有家才有国的传统思想,催生了狭隘的小集团主义。个人首先是对家庭、企业负责,然后才会对国家负责。这就易于出现这样一种伦理悖论:国家的罪人也许是家庭的救世主、企业的恩人。这也许就是那么多人会为了孩子、小集团甘愿去贪污、犯法、受贿的原因之一。

  小时候有位邻居,一个母亲独自养育了3个孩子,一天,她家来了一个面容憔悴、衰老的男人,这位母亲梳理好这位男士,让3个孩子跪下叫他父亲。原来,他在20世纪60年代初的饥荒时期是一个单位的会计,为了不让孩子挨饿他贪污了集体的粮食,被判了10年徒刑。现在刑满释放回家,得到了家人的感恩。

  只取所需的自然法则在社会层面还远不到可以提及的时代,不过对个人生活来说却是可以效仿的。真正的难题是人们并不清楚自己到底需要什么、需要多少,尤其是在物欲刺激下日益膨胀的欲望,让人们的需求没有止境。

  古人说“淡泊明志,宁静致远”,一张床,一盏灯,清风明月相随,清茶素食相伴,此生足矣。常言道,生前六尺床,死后三分地,生命也可以这样度过。退其次想,人们至少在身体健康上追求一种只取所需是可行的。节制的饮食、平和的心态、适度的起居这种健康的生活方式也内含着只取所需的原则。

  本文来源于李子勋《早教的秘密》

分页浏览>>(共计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