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专栏
收藏

2013-01-14 第007期

张羽

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副教授、副主任医师

医生 更需学会传递自己的关爱

我熟记每一种体温测量方法,口表、腋表、肛表,也能熟练背出每一种测量方法测得人类体温的范围,还能背出稽留热、间歇热、弛张热、回归热的特点,更知道如何通过特殊热型找出发热背后的真凶。而剑拔弩张的一刻,这一切都没派上用场,我只是用了从母亲那里感受到的一种方式,一条擦汗的温热毛巾,一只放在病人额头上的医生的手。医生的手,像妈妈的手,不仅感受病人的体温,更拉近人和人之间的距离,传递关爱,抚慰焦躁,驱除恐惧。

  病人和家属的好坏虽然没写在脑门上,但医生大多能在短时间内迅速判断其性格特点,是偏执的、多疑的,还是变态的、狂躁的,差不多都能做到心中有数。这位家属不是无理取闹的人,他只是不懂虚脱和休克不是一回事。我这才想起“交代病情”的事,这是医生应尽的义务。

  我说:“刚才的事儿,我给您解释一下。”

  他连忙摆手说:“不,不,不用解释了,我都眼看着呢,她没事儿就好。我刚才太着急,原谅我大喊大叫的。”

  “那您……不会到院长那儿告状了吧?”

  “告什么呀!我就是心疼老婆,才一时气急的。张大夫,不瞒您说,我爹妈死得早,就老婆一个人疼我,现在因为要给我生孩子让她受这份罪,我能不着急吗?刚才您摸她额头,我想起自己小时候也是爱发烧,我娘就是这么摸我脑门的,本来烧得头晕脑涨,娘一摸头,再拉到怀里搂一会儿,什么难受劲儿都没了。”

  我看到,他的眼中有泪光闪动。

  除了怕自己的病人挂掉,医生最怕的事就是被告状和投诉。家属走后,我和护理员聊了几句,希望她工作不要那么教条,病人情况如果不好,应该尽快推回病房,要是半道上出了什么事可如何是好?

  没想到她一口的满不在乎:“有什么大不了的,休克我见多了,不是她这样的,好不容易排上队了还没拍上胸片,下午不还是我的事儿吗?”

  “别瞎说,小心被护士长听见,你不想干了?”

  “怕什么,还不到 1000块钱找我这种身强体壮,门诊病房里外门儿清,还懂护理知识的人做苦力,你们协和占大便宜了!我要是一走,你们病房瘫痪一大半,护士长都得抱大腿求我留下。别说我不想干了,护士长早都不想干了,你才来几个月,慢慢就有体会了。”

全文浏览>>(共计6页)

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