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专栏
收藏

2014-01-22 第003期

吴文君

全国十佳心理教师,国内为数不多的一线心理教育专家型教师之一

妈妈才是那个需要改变的人

对于父母来说,无论看过多少育儿指南,但最直观的育儿参考肯定还是自己,人的性格塑造永远是从家庭教育开始。长大后的我们在审视自身时,对于自己性格上的缺憾,往往会归结于家庭教育的问题,而小时候的遗憾和不满让我们坚信自己会在子女的教育中避免这些错误,不会重蹈自己的遗憾。但这会不会让我们走入了另一个误区,又或者不知不觉间其实还是在重复自己父母的教育方式呢?

  妈妈是最好的,孩子就是最好的

  本来我一直以为自己最懂教育女儿,也以为自己最适合教育女儿,因为我有那么多的理论,也有那么迫切的一颗心:想做得比我妈妈好,不想让女儿重复我小时候的伤痛。所以,当我按书上的教育理论去教育女儿时,我一直很自信。女儿5 岁时,我把她放在同学家里小住了几天,当她跟同龄的潘天在一起玩时,我的同学,潘天的妈妈,看到了很多我没有看到的东西。

  当我从外地赶回来时,潘天的妈妈很认真地问我:“你对女儿的管教是不是太严了?”原来在女儿小住的这几天,潘天的妈妈发现女儿在跟潘天玩的时候,显得很紧张,还有每当她拿出好吃的东西给女儿时,女儿的第一反应总是“不要”,但又眼巴巴地看着,当再把这吃的拿给她时,她会一边吃一边说:“不要告诉我妈妈哦。”

  潘天妈妈说:“跟潘天比起来,她显得太懂事,不像一个5 岁的小孩子。”我知道女儿感冒、发烧还没好,又来到一个陌生的家庭,爸妈又不在身边,潘天跟她年龄相仿,孩子的紧张是可以理解的;而女儿表现出超年龄的克制却让我警醒:我是不是忽略了这么大孩子的需要,给她太多要求和限制,让她很难做到身心合一和放松?

  老同学的这份提醒,对我犹如棒喝。这还是第一次有人从旁观者的角度,提醒我教育的局限和不足,也是第一次提醒我反思自己的教育。我听进了她的提醒,开始反思自己的言行。尽管我内心有那么强烈的想做得比妈妈好的动力,但我却在不知不觉中复制了妈妈对我的教育方式。表面看起来我比妈妈要民主得多,对女儿很宽松,但我骨子里仍有很多深层的信念控制着我的行为。比如“孩子不能惯”,“小女孩儿不要太注重外表,讲究穿衣打扮的孩子,会没有心思学习”,等等,这些信念让我对待女儿过分严厉,对她有很多要求,给她立下很多规则。

  就这样,我在不知不觉中,复制着妈妈的教育方法。当然,这其中也是爱,可并不是理智的爱,是一份无意识中被控制的信念的循环,是我不接受妈妈的教育方式而产生的补偿心理,我陷入了想超越却被动模仿的矛盾旋涡里。

  反思让我开始从客观的角度去观察女儿,观察我和女儿的互动,我在她的紧张、尴尬中看到自己的影子。我在教育女儿时,更像妈妈对待童年的自己。我似乎并不是一个妈妈,而是一个受伤的小女孩儿,带着怨气,赌着气照顾另一个正在长大的小女孩儿。我在她的眼中读到了紧张和害怕。这些发现让我开始焦虑,我看到了这些现象背后隐藏的东西,可我不知道该如何办。焦虑越多,越容易关注孩子的缺点和不足,而我又无力改变,这又会增加我的焦虑和压力,不知不觉间,我进入了一个恶性循环。

  2002 年2 月,当我听到在内蒙古老家的妈妈已经病危,不知道还能活多久时,我急了,我还没来得及照顾她、让她享福,我不能接受这个现实。

  当时先生在外地工作,能陪女儿的只有暂住在家里的堂姐夫。我用最快的速度买好车票,简单收拾一下,就把孩子托给姐夫照顾,自己回家探望妈妈。那时我心里只有一个声音:“我要照顾妈妈,请妈妈给我留一些时间,哪怕为她洗一次脸,擦一次背,一定要给我一些时间!”

  坐在火车上,满脑子都是混乱的想法。到了晚上,女儿打电话来,这时已经10 点多了,我问她为什么还没有睡觉,她说:“妈妈,我害怕。”

  我说:“姨夫在家里,可以让他陪你睡。”

  可是,女儿犹豫了一下,告诉我:“我不让他陪,他是男的。”

全文浏览>>(共计2页)

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