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专栏
收藏

2016-09-19第004期

吴雯雯

沐爱哺育互助中心联合创办人,母乳喂养及亲密育儿倡导者与实践者。

一起围观这个用爱浇灌的分娩故事

我与先生亢奋得久久无法平静,像看了一场很梦幻的电影,而我们仨,就是这场电影的主角。谁说生日也是母亲的受难日的?明明是母亲化茧成蝶的日子嘛!

看关于待产的一切已准备就绪。包括姐姐,也已经在做好充分的思想工作后,暂时托付给了外婆。剩下的,就交回给胎宝宝,静待花开了。

越临近预产期,越回归自己的内心,明确诉求,忘掉期待。我一个人看书吃饭走走停停,感受子宫的预热,接受路人善意的搭讪,跟胎宝宝对话,告诉TA按照自己的节奏选择一个合适的时间就好,妈妈会以花的姿态迎接TA,只是,不要让姐姐等太久,姐姐等着我们。

待产包安静地躺在门口等待主人的差遣,时针指向了预产期当天清晨的五点半。我在隐约的宫缩中朦胧醒来,努力唤醒自己分辨这与往常不太一样的感觉。当我确定是规律宫缩时,隔壁老奶奶家的挂钟正好敲了六下。大脑立刻切换到高速运转的状态:打开宫缩记录器开始记录宫缩间隔、收拾衣物、洗漱更衣,留言给主诊医生和分娩导乐,完成这些,彼时六点45分,同时见红。规律宫缩间隔7-8分钟,每次持续一分钟以上。

七点唤醒先生。我来到床边轻轻地告诉他:亲爱的,小baby来了。他一跃而起:真的?!你预计今天会出来吗?当然会。走!

路上宫缩间隔继续缩短,宫缩来袭时紧紧抓住先生调整呼吸,宫缩间隙冷静梳理接下来要经历的一切,安然自若。七点53分到达医院。兵分两路,先生办理入院手续,我接受产检,此时宫开二指,频率511。因为选择的是水中分娩,医生吩咐产房开始消毒分娩池做准备。每一次宫缩袭来,我都前倾身体摇摆盆骨作调整,以此减轻痛感。

八点53分进产房,助产士告知已知晓分娩意愿,了解我希望尽量减少干预,但仍需要做个短时的胎监来了解胎儿的情况,确认是否具备下的条件。这种被尊重的感觉,出现在医院,并从医护那里传达出来,每每都让我觉得特别心安。我表示理解并欣然配合着。

全文浏览>>(共计2页)

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