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专栏
收藏

2013-10-17 第001期

李子勋

著名心理学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长期特邀嘉宾

坚持因材施教 培养多样化人才

每一个孩子都是特别的,能力的特征与发展速率也不尽相同。但是社会教育制度与衡量孩子能力的标准具有通约性,无意间给孩子的多样化发展带来阻碍。因此,使得许多有特殊才能的孩子变得平庸,具有天赋的人也备感压抑。其实,很多优秀的孩子需要特殊对待,只有因材施教,不拘一格,才能给孩子提供多样化的发展。

  流行的育儿观念大都有这样的理论假定:孩子的成长都是相同的;越早发展语言与理性思维的孩子智力越好;一个成功的案例对别人行,对你也行;情商高的孩子能力也强;学习是孩子获取知识的唯一途径;小时候学习发展不错的孩子,长大后也不错……

  事实上,这些理论的基本前提都站不住脚,每一个孩子都是特别的,能力的特征与发展速率也是不同的,这符合生命科学的多样性原则。如果我们承认“上帝”的智慧,那么“上帝”不会愚笨地只造一种人。父母需要秉持这样的观念:“每一个孩子都是独一无二的,都具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社会使命,培养孩子是协助他成为他自己,以完成他生命的使命。”

  我经常思考上帝造人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差异,尤其是占儿童人口数一定比例的特殊心智儿童,比如孤独症、阿斯伯格综合征、躁抑症、抽动障碍、精神分裂,这些是医学对这些孩子的定义,并通过治疗与干预把他们变为普通人。这样做当然是为了让他们适应社会,但为什么不少更好的社会发展领域适合他们。其实真正创造人类科技与文明的人恰好是这些“半疯”的人,因为不能适应现实,于是这些特殊人创造新的、更完美的现实。

  社会教育制度与衡量孩子能力的标准具有通约性,无意间给孩子的多样化发展带来阻碍,很多优秀的孩子需要花费大量精力去适应教育环境与方式,学习效果事倍功半。社会需要不同才能的人,我们的教育却不能提供多样化的发展,这是一种悖论情景。反思现代社会,有个性,有自由意志,比较逆反的孩子成为社会精英的概率高;老实听话,适应中国式教育的孩子大多循规蹈矩,顺风顺水,敢闯敢干的人不多。由于育儿与教育方式的单一性,对儿童能力评估的单一性,许多有特殊才能的孩子变得平庸,具有天赋的人备感压抑。

  观察的结果由观察的工具所决定,而非由孩子自在的真实才能所决定。可以认为12岁以下孩子的能力差异不是孩子自身决定的,是一致性的判断标准决定的。美国人类学家写了一本书《天才与白痴》,认为人类的发展完全是依靠那些社会适应不良的人,书中列举了47位最伟大的科学家、哲学家、艺术家、政治家与军事家,他们在儿童时期都是不正常的孩子。由此书你会想到,对这些特殊孩子的态度决定着人类的未来。

  社会需要多样化的人才,我们的教育却只培养一种人,这是一种教育的悖论情景。现在的学校教育基本上是把孩子变成一种科技人,而非多向培养。我在《家庭成就孩子》一书中强调家庭的补偿功能,如果主体教育是培养“吏”的,服从、按规则生活、遵纪守法……那么家庭教育就要补偿孩子做“官”的能力:自在、自由决策、自行其是、创新、不守规矩……中国古代的教育,孩子小时候是以私塾为主体,长大后是书院的形式,然后通过科举选拔人才。私塾式教育充满老师的个性,方法也是因材施教、不拘一格,这在儿童阶段是很重要的。

  中国的教育问题不在于教孩子什么知识,而在于教育的结构与方式给孩子太多的指定和标准。现代科技越来越重视人的思维能力与创新力,现存的教育方式严重地妨碍了孩子们的独立思考与创新能力的发展,我们忽视了孩子本身的天赋特征。了解光谱的人都知道,所有色差都是连续存在且难以划分的,只是人类有限的视觉能力造成了七色彩虹。30多岁的人,能真切地感知人与人之间的不同,能力也是分类、细化的。在一个特定的社会环境中,一些能力是社会需要的,具备这些能力的人看起来就美,一些天赋能力被社会忽视,那些孩子看起来就能力不足。

  任何科学、哲学、艺术与思想都必然存在一个假设前提,这些假设必须适合人类的知觉结构并形成一种类似宗教般的信仰。从牛顿开始,我们一直坚信重力是垂直向下的,我们的建筑学也一直把笔直与对称看成是法典。为了这个信仰,我们无视大自然并不存在笔直、直角、直线的东西,无视山川河流都是波动弯曲而非以几何形式存在着,人类依然顽固地按照几何原理建造这些非常不自然的房子。现在纵然知道地心引力场不是垂直的,而是曲面变化着波动向下的,但要接受那些看起来不规整、不对称的建筑,人们的内心还是非常不适应。

  信仰会让人们的认知形成一种惯性,正如我们使用的计算机键盘,它是打字机时代的产物,当时是为了避免两个相邻字母连续敲击时支臂勾连,才把常用的字母分隔很远。而现在的计算机键盘已不存在勾连问题,但人们还是习惯最初按照打字机的特点设计的键盘,任何新设计的键盘虽然可以加快打字速度却没有市场。

  人们生活在一种被惯性恒定的知觉中,有的无中生有,有的视而不见。认知科学家在20世纪末已经承认,人类的科技还是一种静态的科学,假设世界是静止的、缺少变化的,众多定理与逻辑才能成立。但世界什么时候静止过?牛顿力学定律:两城距离除以时间等于速度。这在现实中是不成立的,你不可能保持恒定的速度,也不可能预设标准的时间。即便是同一个人,在相同的两城间驾驶两次,也绝对不可能在同一时间到达。人类的认知不是对现实存在的真实反映,而是一种对存在信息的选择结果,人们喜欢选择熟悉的信息,能感知到的也是人们心中固有的东西,正如佛家所说,“心中有,眼中有”。

  本文来源于李子勋《早教的秘密》